埔里平埔族群簡介


黃美英

從考古學者的發掘調查,埔里盆地自古即有人類居住,如大瑪璘遺址(位於烏牛欄

台地,今稱愛蘭台地之東南側),其年代距今約二千三百年至一千七百年,但此遺

址的主人與後來的平埔族群並無直接的關係。一般所知埔里盆地的「平埔族群」主

要約從清代道光年間(1820年代)陸續分批集體移墾埔里。此後歷經一百七十餘年

,埔里地區由於各種不同來源的移民人口,以及異族通婚的結果,演變至今日複雜

而多元的人口和聚落特徵。

 

埔番與眉番

從現存文獻可知,清政權在台灣的殖民政策,將台灣島上原住的各種族群,概稱為

「番」,又依各地族群對政權的歸順與「教化」程度,分為「生番」、「熟番」、

「化番」,或依其居住地理環境之別,分「山番」或「平埔番」,稱原住族群聚居

處為「番社」。日治時代仍採用「高山番」與「平埔番」作為政治上的分類,唯改

「番」為「族」,日籍學者伊能嘉舉則奠定「平埔族」各族的分類標準與族名,後

代學人多沿襲或加以修正。

清代文獻的描述,埔里地區仍屬於水沙連生番地界,黃叔璥《臺海使槎錄》卷六<

番俗六考><北路諸羅番七>記載:「水沙連思麻丹水沙連社地處大湖之中,山上

結廬而居,山下耕鑿而食,…….屬番二十餘社,各依山築居,….等社名為南港,…

….等社名為北港,….」。周鍾瑄的《諸羅縣志》卷八〈風俗志〉記載「水沙連雖內

附,而各社多在內山。南、北兩港番互相攻殺,北港最強。每歲春秋,彼此戒嚴,

無敢單丁徒手以出者」。道光27年(1847年)閩浙總都劉韻珂之〈奏勘番地疏〉記

載「查水沙連內山係總名,而田頭、水裡、貓蘭、審鹿、埔裡、眉裡六社附於中…

..」。同治、光緒之際,台灣道夏獻綸的《全臺輿圖》<埔堣貌擊﹛痋u六社者何,

曰眉社,曰田頭,曰水社,曰審鹿,曰貓蘭,而以埔堛嶼做菕C」。至於埔里名稱

由來也與「埔里社」有關,鄧傳安《蠡測彙鈔》<水沙連紀程>記載:「登而遠眺

,四望如一,乃知二十里平曠,中惟埔里一社,餘社俱依山。」。

郭百年事件之影響

  嘉慶十九年間(1815年)發生的「郭百年事件」,是導致中部平埔族群遷移埔

里的直接因素。姚瑩的〈埔里社紀略〉對此事件記載詳細:「……郭百年既得示照

,遂率眾入山,……..(郭百年)偽為貴官,率民壯佃丁千餘人,至埔里社,囊土為

城,黃旗大書開墾。社番不服,相持月餘…….,(郭百年)乘其無備,大肆焚殺,

生番男婦逃入內山,聚族而嚎者半月。……..嘉慶二十一年冬武鎮軍隆阿巡閱臺北,

悉其事嚴詰之,於是彰化縣令吳性誠請諭墾戶,驅逐眾佃出山…….,二十二年六月

傳諸人至郡會訊,予郭百年以枷杖,其餘宥之。……」 埔社人歷經郭百年事件後,

有鑑於勢單力薄,在水社番的引介下,招平埔族人遷入,藉以對抗漢人,開啟中部

平埔族群大舉遷移埔里之先聲,但也埋下埔眉番式微之危機。熊一本的〈條覆辦番

社議〉提及:「道光三、四年間,慮被漢人佔奪,招引熟番,開墾自衛,熟番勢盛

,漸逼生番他徙,二十年來,熟番已二千餘人,生番僅存二十餘口」。

  日治初期,日本學者伊能嘉舉於1897年間(明治三十年)在埔里調查,獲得上

述一些史料,並採訪到眉番、埔番二位女性的口述資料。1900年(明治三十三年)

鳥居龍藏到埔里調查,得知埔番僅剩五人,母語已失傳。眉番僅剩三人,後繼乏人

。伊能嘉舉也覓得清代平埔族群入埔開墾的原始史料,主要有道光三年(1823年)

的「公議同立合約字」,以及道光四年(1824年)的「思保全招派開墾永耕字」、

道光八年(1828年)的「望安開墾永耕字」與「承管埔地合同約字」。戰後,出生

埔里的學者劉枝萬先生費心整理前人留下的史料,為埔里平埔族群開墾史奠下重要

的研究基礎,另有道光三年至道光十一年間的「分墾 美蘭鬮分名次總簿」,從今日

的角度視之,仍可看出當時平埔族群的分批遷移是有組織的,其分墾埔里土地的過

程也頗具規劃能力。

平埔族群的移墾與聚落建立

簡言之,埔里盆地在平埔族群未移入之前,主要住民為埔番與眉番,兩者以眉溪為

界,埔堛嬰鴝騝邧n枇杷城附近,眉堛嬰鴝騝迉_牛眠山與史港坑中間之地(劉枝

萬1958:19)。自道光三年開始,陸續遷移埔里的平埔族群竟達三十餘社,包括

Taokas、Pazeh、Papora、Babuza、Honaya五大族群,反成為埔里盆地的主要人口,

其勢力已凌駕原居之埔番眉番。

入墾埔里的平埔族五大族群,以

「打里摺」(番親)的觀念結

合,合力進行拓墾的工作。入墾

初期開墾的範圍僅限於埔里盆地

之南半部,仍未遍及整個平原之

全部,亦即僅限於埔社番地,眉

社仍不願招納外來墾民。遷移之

初的聚落在於茄苳腳一帶,第二批陸續來者,形成批杷城、鹽土等幾處聚落,以其

接近埔社舊址,與埔社番共同居住。隨後陸續遷來者,其拓墾區域也隨之向外擴

展,建立其他新的聚落,並往眉溪北岸之眉社番地推進,聚落之分佈才擴及整個埔

里平原。

隨著拓墾範圍擴大所形成的新聚落,不同族群來源的混居情況更為明顯。遷移初期

所建立的聚落名稱多採用原鄉舊社名,如大湳、烏牛欄、阿里史、大肚城、水裡城

、日南、房里等等。後來形成的聚落或族群混居情況較明顯的番社,則漸採新居地

之地形或景觀命名,例如牛睏山、蜈蚣崙、生番空、白葉坑、水頭等等。

 

平埔族群勢力的式微

咸豐年間漢人移入漸多,形成一街肆,取名「埔里社街」,光緒年間築城,改名為

「大埔城」。清末,開山撫番議起,改「北路理番同知」為「中路撫民理番同知」

,移設於「大埔城」內,為理番中心,較早建立的平埔族聚落因位於大埔城周圍,

反成為守護之功能,其中又以埔里盆地東北邊境的蜈蚣和守城份兩聚落,因扼守眉

溪入埔的南北兩岸,緊鄰蜈蚣崙及守城山脈之自然屏障,成為防禦高山族群入埔的

第一道防線,清廷徵調平埔族人作為隘勇及番丁,並在蜈蚣崙聚落設撫墾署及清兵

大營(舊址約在今之榮民醫院),蜈蚣崙及守城份的聚落名稱仍沿用至今,其歷史

意義不容忽視。

近二百年來,埔里地區的族群的來源多元、關係複雜,在歷代政權理番政策下,平

埔族群始終夾處於山地與平原之間,掙扎於原住民和漢移民文化認同的邊際,在台

灣的地理中心,卻隱藏著一段複雜的族群遷移歷史與土地爭奪過程,在埔里成為觀

光休閒與交通樞紐的現代,平埔族古老的聚落成為農產花卉的原產地,工商業的繁

榮不屬於她,歷史的光榮戰績早被遺忘。更不幸的是,世紀末921大震,摧毀了所有

百餘年的土角古厝,聚落景觀面目全非,造成文化的斷層,平埔族人百餘年的歷史

遺跡,彷若眉溪的落日,逐漸隱沒在最後一道餘暉中……

附錄:

平埔族群陸續移住埔里後,並非始終定居一處,隨耕地之消長,部落位址改廢頻仍

,有的社名仍存,但後來移入的漢人實為主要人口,劉枝萬(1958:86~90)認為從

清末至日治初期,各族居住的部落已奠定,他整理前人資料及當時調查結果,埔里

地區有以下之平埔族群聚落及移居前之原社名:

1. 鹽土社:原居北斗社(斗六門社)
2. 枇杷城庄:原居北投社、阿束社
3. 十一份社:原居北投社
4. 五港泉:原居北投社、南投社
5. 水頭庄:原居北投社、南投社
6. 文頭股庄:原居萬斗六社
7. 珠仔山:原居北投社、南投社
8. 茄苳腳:原居北投社、南投社
9. 中心仔庄:原居北投社、萬斗六社
10. 牛洞庄:原居南投社
11. 房裡社:原居房裡社
12. 大瑪璘社:原居大瑪璘社
13. 烏牛欄社:原居烏牛欄社
14. 日北社:原居日北社
15. 雙寮社:原居上下雙寮社
16. 阿里史社:原居阿里史社
17. 日南社:原居日南社
18. 八股社:原居八股社
19. 鐵 山:原居地不詳
20. 觀音山:早期為平埔族何族何社遷移至此地?已不可考,後多為粵籍人居 住此地。
21. 大肚城庄:原居大肚社、貓霧栜社
22. 林仔城庄:原居東螺社
23. 水裡城:原居水裡社
24. 興吉城:原居二林社、馬芝遴社
25. 生番空社:原居大肚社
26. 白葉坑庄:原居北投社、柴堛嚏B柴坑社、東眉社
27. 水尾庄:原居日北社
28. 虎仔耳庄:原居阿里史社、眉堛
29. 大湳社:原居大湳社
30. 蜈蚣崙社:原居水底寮社
31. 楓仔城社:原居阿里史社
32. 守城份社:原居山頂社、萬斗六社、北斗社、日北社
33. 牛眠山社:原居葫蘆墩社、麻薯舊社、社寮角社
34. 下史港社:原居日北社
35. 頂梅仔腳庄:原居阿束社、眉堛
36. 九叢楓庄:原居北投社
37. 牛相觸:原居中港社
38. 福興庄:原居北投社
39. 挑米坑:劉枝萬認為未曾成社,移川子之藏認為是由枇杷城分出者,待考。
40. 台 牛坑:劉枝萬所知是粵籍漢庄,待考。

 
  • 埔里眉溪四庄重建工作站
  • 通訊地址:埔里鎮守城二巷11號
  • 四庄文化館 電話:049-982140,傳真:049-420448
  • 牛尾重建教室 電話/傳真:049-933451
  • E-mail:hmying@ncnu.edu.tw
  • 網址:puli-village.org.tw (211.75.225.102)
埔里眉溪四庄重建工作站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0 PULI-VILLAGE.ORG All rights reserved